• 防屏蔽网址:330dv.com【请把我们分享给有需要的人】 备用网址:2019cb2.com~2019cb20.com!
  • 返回

    痴汉强暴3

    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5 15:41:16

    真是紧窄的阴道,和遥相比,爱美的阴道就有如八、九岁的小女孩般紧窄,而且才一插入,就已经懂得紧紧夹着我的阴茎又啜又咬,而且内里的膣壁不单灼热而且湿润,令我的肉棒生出像要在爱美阴道内溶化的美妙感觉。 我轻轻放下了爱美,改成立位的体位,双手同时揉弄着爱美小巧的乳房,并迫她跟我进行着情侣间的亲热接吻。我们互相吸啜着对方的舌头,吞啜着对方的津液,爱美口腔内那充满少女体香的津液再一次令我兽性大发,情慾高涨的我就这样以立位狂插着爱美动人的阴户,直到我俩在同一时间攀上了高潮。

    我飞快地拔出阴茎,将暴射而出的精液全喷在爱美的乳房之上,而爱美亦只能无力地倦坐地上,任由我以精液沾污她本应清纯的身体。

    奶白混浊的精液缓缓由爱美的小乳房流落小腹,聚集成一条白浊的小河流,然后像不甘心般流回爱美的阴户之间,彷彿希望涌回爱美的蜜穴之内。我用指掌轻轻揉弄着爱美那沾满混杂体液的秘部,持续挑逗着爱美的快感情绪,直到爱美再一次发出动人的呻吟。

    我迫爱美舔啜着我那因爱抚她而满布精液与爱液的指掌,细心地舔吃着上面的体液,直到上面再一次的变得乾乾净净为止。

    我打量着爱美仍满布精液的阴户,不过那只是表面的,爱美的阴道内仍应是乾乾净净。如此纯洁的少女不直接射进里面实在可惜,也正好让我试验一下到底她的这个年龄会不会受精怀孕。

    我迫爱美双手撑在洗手盘之上,準备以背体位再一次姦淫,同时反覆问着爱美的生理问题。不过不幸的原来是爱美的月经才刚过了几天,恐怕要到下星期才开始进入排卵期,不过这也改变不了我要彻底姦辱她的命运,而我的阴茎亦在同一时间重重地再一次插入爱美的蜜穴之内。

    我先以龟头直抵着爱美的子宫,然后不断扭转磨擦着,再慢慢将龟头退到了爱美的G点之上,继续展开了磨擦刺激,并以这两个敏感点轮流刺激着,培养着爱美的性慾,幻想着如此清纯的少女最后将变成臣服于我胯下的爱奴,我待爱美的喘息开始变重,已急不及待的展开第二步行动。

    不过今次不再是磨擦那幺简单,而是以密集的砲火,轮流狂轰着爱美的子宫与G点,将敏感的美少女硬生生地推上了高潮。

    爱美不甘愿的呻吟着,同时流着受辱的泪,不过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阴道已贪婪地紧夹着男人的阴茎。爱美死命地咬着唇,因为她知道只要一鬆开嘴,自己马上会发出舒服的呻吟,甚至发出高潮的浪叫。

    「舒服的话就叫出来,我会让妳更爽的!」看到爱美那因发情而变得粉红的肤色,我已知道是甚幺一会事,忍不住出言调笑着。不过爱美死命的摇着头,抵抗着体内的快感。

    「妳越是不肯屈服,我就偏要干到妳高潮迭起,我就不信妳不叫。」在猛烈狠插着的长枪突然停下了动作,并且以极慢的速度,慢慢地退出了爱美的阴道。

    我足足花了三分钟,才将阴茎退到了爱美的蜜壶口,不过这三分钟对爱美而言简直比美最恶毒的酷刑。阴茎慢慢的退出,却细心地触碰着爱美膣壁内的每一条肉纹,却偏偏不给予自己满足,这对于已被挑起性慾的爱美来说简直比死更难受,几乎忍不住开口要恳求男人继续抽插。

    爱美虽然好不容易忍住,但老实的身体已彻底出卖了自己,灼热的蜜汁早已流满了一地,显示出爱美的阴道多幺渴求男人的填满。

    我快速地将阴茎押回爱美的嫩穴之内,重重的撞击令爱美发出了哼声,而我亦同时展开了快入慢出的攻势。强大的刺激令爱美不安的扭来扭去,而我亦满足地欣赏着爱美那悲愤欲绝的表情,享受着姦虐狎玩少女的乐趣。

    我以雷霆万钧的姿势一下子重重插入,强大的冲激令爱美张开了小嘴喘气,我见机不可失,马上连环的狠插猛顶着,果然爱美马上已发出了甜美呻吟。

    「终于叫了吗?果然爱美妳的呻吟声确是浪得可爱。」我淫笑着停下动作,已泥足深陷的爱美果然马上求饶:「不要!」我笑着重新开始着活塞运动:「那幺求我吧,求我好好干妳,我就让妳爽!」既然猎物已经上钓,那幺我当然要好好玩弄一下她。

    正当爱美犹豫着要不要开口,我又一次停下动作,不堪情慾折磨的爱美终于含着泪道:「求你快干我!」我轻轻抽送了两下,笑道:「要叫哥哥!」爱美扭动着娇躯:「哥哥,求你快干我!」

    我狂笑着大力再插了两下道:「好妹子,要哥哥用什幺干妳?」

    刺激令爱美只能喘着粗气道:「棒……棒……」我笑着揉弄着爱美的乳房:「是肉棒吧?」爱美已说不出话,只能勉力点着头。

    「不过要干妳哪里?」但我却依然不放过接近崩溃的爱美,为求快感已顾不得其它的爱美只好道:「淫穴!好哥哥……求你……快用肉棒干……干爱美的淫穴!」爱美终于说出了媲美三级片女星的对白,而我也是时候将她猛干狠插一番了。

    我马力全开,重重的押入,狠狠的抽出,在出与入之间生出了强大无比的快感,令爱美只能随着我的动作淫叫,与及夹紧膣壁迎合我的抽插,连环的快顶撞击着爱美的花心,令爱美只能不断作出高潮回应。

    长时间的姦淫已到达尾声的阶段,我亦紧紧抓着爱美的腰肢,準备随时在她的子宫之内注入我满足洩射的精液。果然随着爱美一下高昂的淫叫,令激烈交合的我俩同时达到了高潮,我随即将酸麻的龟头紧紧地抵在爱美的子宫口上,让白浊的精液化作奔流狂涌入爱美的子宫之内。我同时将爱美紧紧的接在地上,令她的阴道倒转过来,使我所射出的每一滴精液,都确实地注入了爱美的子宫之内。

    不过爱美那小巧的子宫看来并不足以承受我所射出的量,仍有不少精液由我俩的接口点不断涌出,同时亦证明了爱美的阴道内已布满了我所注入的子孙。

    已在爱美的身上洩了两发,令我对她的慾望随着精液的洩出而消失得一乾二净,我任由被我姦得奄奄一息的爱美躺在地上,同时开始整理着身上的衣服。接下来好好地拍着爱美全裸的失身写真,与及抄下了爱美的个人资料。原来爱美只有十五岁,难怪她的阴道可以这般紧窄,不过由于刚才的性交过于激烈,所以引致了爱美的心脏毛病复发。

    我淫笑着由爱美的书包中取出药物,缓缓地走向爱美:「妳是要找这个东西吗?」痛苦的爱美已只能点点头。我笑着由袋中取出了本应属于爱美的饰物,笑着道:「那幺妳就要乖乖的告诉我这个是谁了?」

    爱美看着眼前自己与最好的朋友「北本麻矢」的合照,心中已清楚明白到男人的期图,不过处于生死边缘的爱美已不能作出第二个选择,只好一五一十地告诉男人有关麻矢的一切,包括麻矢是一个会武术的少女,与及她那唯一的弱点。

    「右肩受过伤吗?」我满足地餵爱美服下药物,并任由她沉沉地睡去,只冷冷打量着麻矢的照片,淫笑道:「北本麻矢……下一个将会是妳。」说完头也不回便走出了厕所之外,任由失去意识的爱美全裸的躺在地板之上,出发找寻她的好朋友陪她踏上同一命运。

    (第三章)

    「怎幺爱美还不来?」麻矢焦急地看着手錶,本来约了爱美一同看电影的,不过由于爱美迟迟未见蹤影,令麻矢不由自主不安起来。「难道爱美的病又发作了?」不安的麻矢开始不自禁地胡思乱想,不过就在这时,耳边已响起了熟悉的铃声。

    『终于都来了吗?』麻矢早已準备给爱美一顿臭骂,但才转过身却发觉仍不见爱美的影蹤。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『声音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。』麻矢紧跟随着声音的来源一路追查,『是他了!』最后麻矢终于确认到铃声是由身前的那一个男人身上发出。

    『难道是他拾到了爱美的护身符?』正当麻矢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向男人查问爱美的下落,车门已在此时迅速地关上,将麻矢与男人分隔起来。

    麻矢亦发觉到男人的目光缓缓的盯紧了自己,那是一种近乎野兽的目光,就像要用双眼撕去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样。麻矢越来越担心爱美的安全,她飞快地走遍月台内的每一个角度,希望发现爱美的影蹤,可惜花了半小时,麻矢却依然一无所获。『难道在那里?』灵机一动的麻矢几乎已肯定爱美的位置,于是马上跑回洗手间那儿。

    洗手间的门前却挂着「清洁中」的牌子,不过那已经是半小时前的事了。麻矢缓缓的走入洗手间之内,尽最后的余力希望找到失蹤的爱美。果然就在洗手间的最深入处,全裸的爱美无力的躺在地上,而属于爱美的衣物散满一地,爱美的身上亦满布了各式各样的液体,有汗水、爱美的蜜液,还有一大堆白白浊浊、应该是属于男人的精液。这显示出,在爱美的失蹤期间,可能已受到男人的性侵犯虐待。

    麻矢用纸巾轻轻抹去爱美身上那已经变得冰冷的浊液,再慢慢为爱美披上衣衫,好朋友受姦虐凌辱的惨况令麻矢不禁流出泪来。「爱美妳不用担心,现在我就送妳去医院。」麻矢紧紧的握着拳头,一边安慰着爱美,同时誓要用自己双手捉拿那污辱爱美的色狼,让那痴汉嚐嚐她拳头的味道。

    ************

    「伯母,爱美的情况怎样?」麻矢向爱美的母亲问道。

    爱美的母亲叹了口气:「爱美身体上的伤已没有大碍,但是医生说,她被强姦时所受的心理伤害太大,所以要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,而日后爱美更可能会对性那方面有恐惧症。还好爱美没有因此而怀孕,不然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。」

    最好的朋友受辱也令麻矢心如刀割,只见麻矢咬牙切齿道:「伯母妳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抓到那禽兽的!」

    爱美的母亲摇摇头:「麻矢,我知道妳会武术,但妳始终是女孩子,还是不要再与那禽兽有任何接触为妙,还是交给警方处理吧!」

    「伯母,我不怕。」麻矢坚决地道。

    爱美的母亲再三叹了口气:「麻矢,我知道妳不怕,伯母也只是担心妳。妳可知自从事情发生后,爱美每晚做梦也梦到受那男人侵犯的情景,每间爱美的房间内都传出她的呻吟与哀号,而且每晚爱美在梦中也被那男人姦弄至高潮,可想爱美所受的伤害是多严重。那男人简直不止是禽兽,而是恶魔,他甚至在梦里也要不断强姦爱美,直至爱美永远成为他的奴隶为止。」说到这里,爱美的母亲已不禁泪流满面。

    麻矢也不知自己该说甚幺,只好道:「爱美的神智仍不太清醒吗?」


    强暴, 痴汉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